报纸版面Newspaper Layout
庆祝改革开放
记忆犹深的座谈会

2018年10月12日第08版

分享到:

□文龙生

开栏的话

为隆重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省代表团的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激发改革创新活力,为全市打赢脱贫攻坚战发起总攻夺取全胜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理论支撑,安顺日报副刊特别开设“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栏目,刊发一批抚今追昔,反映我市改革开放40周年成就、展示各地各行业系统先进经验和良好风貌的优秀文章。

在报社工作20多年,采访过许多人,许多事,许多会议,可谓难以数计,有的也记不得记不清了。但,有的虽湮没在时光里,却清晰得犹如昨天,不时回忆起来,越发亲切、厚重。二十年前那次座谈会即如此。

1998年秋,地委、行署在关岭自治县召开纪念“顶云经验”20周年座谈会。地点在关岭粮食局招待所,那是全县最“高档”的食宿地方。其实,所谓高档,只不过是有几幢二三层的楼房,窗明几净,环境整洁,清清爽爽,除此之外,并无异它之处,即使领导下榻,也没有特别关照。记得开会期间一大早,我正好下楼,看见地委书记段敦厚拎着个温瓶在楼下亲切问服务员:在哪里打开水?招待所简朴,领导平易近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那时,我是安顺日报要闻部负责人,这次重要会议,有幸参加采访。报社领导十分重视这次采访,还派司机姚定奎开台“云雀”小车专门送我,那时候单位只有两台小车,即使不起眼的“云雀”,也是不容易啊!

座谈会开得很紧凑,只是一天。参加会议的除地委书记段敦厚、行署专员王向规等地区及关岭县领导外,还特邀与“顶云经验”有关的老领导老同志参加,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远武,“顶云经验”时担任地委第二书记;原地区人大工委副主任李清泉,“顶云经验”时担任关岭自治县县委书记。还有“顶云经验”时顶云公社书记卢泽江,当时派到顶云的工作队队长殷琼珍等等。这些老领导和老同志在会上抚今追昔,畅所欲言,讲“顶云经验”历历往事,讲改革开放丰功伟绩,讲继往开来开拓进取。忆往昔峥嵘岁月,陈远武、李清泉、卢泽江等当年地、县、公社三级领导干部感慨地说,顶云搞“定产到组”时,上上下下都有压力有风险,作为领导干部,他们是顶着压力或明或暗支持撑腰;工作队队长殷琼珍,讲到情深处,不觉两眼含泪,如诉如泣,让与会者感慨万千,深切感受到当年顶云人干那场“革命”的压力、艰难和风险。

那天,最有影响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他就是时任新华社四川分社采访部主任冯先受,《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的主要撰稿人。他是应地委、行署邀请参加座谈会的。冯先受体型偏瘦,戴个眼镜,一副沉默深思相。当会议主持人介绍后,大家都向他投去敬慕的眼光。

冯先受的名字,早有耳闻。1990年初,安顺日报复刊不久,时任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朱学义到报社讲新闻课,说安顺地区新闻宣传战线,涌现不少优秀人才优秀作品,最有影响的当数七十年代地委宣传部的冯先受,写出了惊世作品《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堪称全省新闻界的骄傲。是的,当年这篇新闻佳作,和何士光的小说《乡场上》,成为反映农村题材的传世之作,誉满贵州乃至全国。朱部长的讲话,一直被我留心着,经常找冯先受作品研读。今天,终于见到这位久闻其名的名记者,仰慕之情,不言而喻。

冯先受在座谈会上讲述采访报道“顶云经验”的来龙去脉,将与会者拉回那渐行渐远、春潮将至的大变革岁月。

那是1978年秋,地委宣传部李明部长叫来宣传干事、也是贵州日报通讯员的冯先受,说关岭有个公社农民悄悄干起“定产到组”之事,影响很大,去先看一看,了解一下,写点有价值东西。冯先受与贵州日报驻安顺记者陈朝禄一道,受命到关岭调查采访。

冯先受、陈朝禄到关岭,认真走访顶云有关村寨,深入了解情况,还特别邀请农民和公社干部、工作队人员进行座谈。经过三天扎扎实实采访,冯先受将农民和基层干部的谈话认真整理,撰写了一组新闻调查。稿子写好后,冯先受告诉陈朝禄,这篇文章有风险,要不要共同署名。陈朝禄说一道采访,名字共同署,风险一起担。冯、陈两人回到安顺,请示宣传部领导,稿子送给贵州日报。

“稿子变成铅字的新闻报道,也是经过一番周折的”,冯先受感慨地说,贵州日报接到这篇调查报告,也有一些争议,因为这篇稿子“定产到组”基调有悖当时“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农村根本制度,有人担心见报惹大祸。总编辑陈健吾敢于担当,亲自拍板签发,并加“编者按”在头版发一个整版。历史永远铭记这一天,1978年11月11日,一个堪称中国农村改革先声的重头报道,像春雷一样震响在贵州高原,被誉为“11号文件”。

几年之后,《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的主要撰稿人冯先受,因这篇力作先后调到新华社贵州分社、四川分社,担任采访部主任、分社总编辑等职务。遗憾的是,冯先受于2010年11月病逝,离那篇发表在1978年11月的文章,恰是32年。这些已是后来的话了。

说到这篇报道产生的社会效果,冯先受情绪激动地向与会者讲了一个极生动的真实故事:黔东南州有个偏远山区的苗族村寨,这里的农民听别人口口相传,说贵州日报发了个可以“包产到户”的“11号文件”,很想见到这张报纸,但村里没有。一个深秋晚上,生产队叫人打着火把,跋山涉水去公社找来报纸,村民们连夜烧起柴火,津津有味听“11号文件”,听完一遍不过瘾,连续念了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念到听到深夜,在场的男女老少全无一丝倦意。大家议论纷纷说,报纸的“11号文件”都公开讲可以自由种田地了,还怕什么,就按报纸讲的做就是了!

《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这篇新闻调查,至今令人津津乐道,誉之为贵州新闻界的翘楚。然而,它见报前见报后的周折和责难,不为一般人所知。那次“顶云经验”座谈会不久,省第八次党代会在贵阳举行,我作为安顺地区代表团随行记者,一天采访地委副书记陈海峰,讲起“顶云经验”纪念座谈会上,大家一致赞颂陈健吾总编敢于担责签发那篇“顶云经验”稿件。陈海峰说,这篇稿子见报,他父亲陈健吾即被省里一位领导召去“问责”一番。

伟大的时代产生杰出的作品。其实,这篇浸满农民智慧与勇敢,浸满各级领导干部和新闻工作者心血的力作,也是顺应了历史潮流,合乎中国政治大变革风云的。无独有偶,文章见报前一天,也是贵州日报编排报纸当天,党中央在北京召开了长达36天的重要工作会议,率先提出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决策,反响巨大,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作了最好的铺垫和准备,也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前奏曲。当然,这种政治形势的急转骤变,也许《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的作者和编者未曾料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再为一篇敢为人先的新闻作品而受到追究了!

“顶云经验”这一振聋发聩的黄钟大吕之音,真是来之不易!没有“敢为天下先”且苦干实干的顶云农民,就不会有“顶云经验”;没有明里暗里支持撑腰的各级领导干部,就不会有“顶云经验”;没有忧国忧民、大无畏精神的新闻工作者,就不会有“顶云经验”!“顶云经验”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无数“有识之士”共同创造的。

采访纪念“顶云经验”20周年座谈会,感受匪浅,感慨良多。回到报社,情聚笔端,除了写好这次重要会议主体报道,还专门撰写“本报评论员”文章《让历史告诉未来》,受到社会广泛好评。

今天,又是一个20年,改革开放暨“顶云经验”已经40年了,但20年前那次座谈会的那些人那些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深。

征文

周年

安顺日报